8 个评论 在 “VIP131 一封区块链上的信

  1. 更正掌柜的:老舍是投的太平湖,不是未名湖。
    北大这个事:我估计沈阳事件里肯定涉及到现在职的某个领导,他觉得这事给扒开他脸上不好看,所以就动用公权力来阻止发展。
    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林zhao 也不是为自己而发声。证明北大的魂还没有丢。

  2. 关于中兴事件,我觉得你们讨论得有点太早了而且讨论有些儿浅。 这个事件仅仅是最近中美冲突中的一件事情,最后结局如何都要看大局面怎么发展。 国际政治本来就是一直在进行暗地交易的, 也没有什么对错之分。 如果光从现在这个点来看中国科学的发展,的确中国在很多方面还是落后于人;但是你要是把点连成线来看,中国的科学发展的确有了很长足的发展,而且还在不断的发展。 举三个简单例子。 第一, 中国的超级计算机已经连续几年都在排在世界第一,前年奥巴马政府为了阻挡中国在这方面的领先,对中国的超算公司实施了禁运,禁止中国公司购买之前在中国超级计算机中使用的美国处理器,结果中国用完全使用自己生产的处理器的超级计算机继续拿到了世界排名第一,而且到今年已经是三连冠了。 这个要是放在在你说的汉芯时间的2003年时,是无法想象的。 第二,北斗导航卫星。当初美国用它们的GPS掐中国人的脖子,于是中国投了几亿欧元想和欧盟合伙搞欧洲的伽利略系统,结果被欧洲人耍了,钱投进去了,但是人家根本不把你当回事,于是中国人自己搞北斗导航卫星,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国的北斗卫星系统反而先于欧洲组网,成为了全球仅此于美俄的第三大导航系统,而且北斗三代的零部件国产率也是越来越高。 第三,20多年前,中国向以色列购买了四架预警飞机,合同签好,钱也付了,第一架飞机都已经准备要交付中国了,结果美国硬生生地逼着以色列取消这笔合同,最后四架预警机的两架卖给了印度,中国只拿回两架空壳子。 可是中国最终在十年后拥有了自己的预警机,而且现在中国自己研发的预警机技术甚至超过了美国。 其实这些例子多的不得了,因为中国这几年的发展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也这因为这样,西方老牌列强急了,所以他们要围堵中国。 以前他们不把中国看在眼里,不觉得是威胁,但是现在不了,他们觉得自己高高在上的位置不稳了,所以它们会想方设法地去阻止中国发展。

    新闻酸菜馆里每期的节目所提到的好多国内的问题的确存在,而且好多东西都是让老百姓咬牙切齿的事,但是哪一个社会没有问题,更何况中国这个这么复杂的社会。 我绝对不是为政府说话,我只是觉得我们有时候抱怨或批评别人实在是太容易了,其实中国人批评中国人自己的陋习还不少吗? 为什么还没有根除? 因为这个过程需要时间。 其实类似碰瓷这种诈骗的东西在西方也有,也正是因为这样,西方才会制定好人好事法,去保护那些做好人的人。 其实现在中国社会中的好多陋习,在西方社会发展史中都出现过,只是人家已经花时间解决了,而我们还在花时间解决。 另外,西方社会比起中国现在的社会,的确在人权,自由和很多方面都要先进,但是它们同样也有好多问题,比如美国的黑人受到的种族歧视问题等,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其实不比你在中国上网用不了脸书和推特的问题差,只是西方国家善于利用媒体和宣传工具把很多问题完美地掩盖起来,而中国在这方面只会是简单粗暴地解决。

    我很喜欢你们的节目,不过我也的确希望你们在批评不好的东西的同时,可以去发现并讨论一些好的或是有进步的东西。

      1. 不知道丁丁在放送正能量新闻时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呢,丁丁不妨下期就来上这么一段儿!哈哈,想想还真有那么点小期待(>_<)

          1. 哈哈哈,确实!真是,咋回事,估计是因为咱们都只顾着听酸辣点评,却没注意到其实酸菜馆儿里也一直供应着甜豆腐脑咧!

  3. 关于“支那”一词的说法,我觉得王掌柜的说法很不正确,至少“受影视剧影响中国人自己把支那这个词污名化”的观点是绝对错误的。。。对不起,听到这里我就听不下去了,所以后面的内容我不知道,支那一词从中性变为贬义和侮辱性用词是从甲午战争以后,最先感受到的是在日本的留学生,郁达夫在他小说中就有描述,从1913年开始当时的民国政府就支那多次向日本抗议,1930年更正式发外交文件要求日本停止使用支那一词,日本才在政府正式公文中减少使用这个词,侵华期间以东条英机为首的大政翼赞会也公开呼吁停用支那一词以安抚占领区的中国人,可见那时支那一词已经是明确的对中国人的侮辱性用词,不管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二战后,做为战胜国的中国要求日本必须废止支那一词,1946年日本外务省明确向各媒体发文“查支那之称呼素为中国国民所极度厌恶者。鉴于战后,该国代表曾多次正式及非正式要求停用该词,故今后不必细问根由,一律不得使用该国所憎恶之名称。”,日本著名汉学家实藤惠秀在他的书中这样写到“所笔者谨向已故留起日学生在天之灵和仍健在的留日学生诸君郑重报告,时至今日,这个非常令人厌恶的名称已从日本语言中消失了。”。。。时间到现代,几年前在一次冲绳的抗议活动中,一名日本警察在和抗议群众冲突中对群众喊支那,引起了日本媒体的讨论,日本人也普遍认为这是个极其有侮辱性和挑衅性的词。。。以上种种也足以证明王掌柜观点的错误。。。补充一点,我国古代称日本为“倭”,甚至在日本考古有出土“倭王”印章,可见这个称呼日本古人是接受过的,“高丽棒子”一词的一种说法是源于对朝鲜商团的称呼“高丽帮子”的变音,这两个词曾经也是中性词,现在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